@所有人,为了这个目标,总书记和我们一起“谋划”
中国共产党第十九届中央委员会第五次全体会议在京召开
事非经过不知难:听总理一路道来方知0.7%实属不易

张家界“搞钱”所长:陪侍异性是点歌女,我中了圈套

发布时间:2020-10-11  来源:凤凰网-上游新闻  字体大小[ ]

   原标题:张家界“搞钱”所长:陪侍异性是点歌女,我中了圈套

  针对异性陪侍的照片,刘鹏说,那条街有可以点歌的(女孩),“都是老乡,那就来嘛,5元/首还是多少来着。“点歌的时候,我们发现有人在拍照,觉得影响不好,就制止了这个事,当时对方说好玩呢好玩呢。当时拍照没意识到,到今天发出来才知道是‘中了圈套’”。

  10月10日,微信公众号“两湖法治”发文称,湖南省张家界市慈利县公安局在办理武汉远成共创科技有限公司(以下称远成公司)涉嫌非法经营一案中,时任慈利县鲤鱼桥派出所所长刘鹏、指导员涂绍吾多次向涉案公司代表表示“只要拿钱,即可撤案”、“办这个案子的初衷,就是要搞点钱”等内容。

 

▲10月10日,微信公众号“两湖法治”发文称,慈利县鲤鱼桥派出所所长刘鹏称,办这个案子的初衷,就是要搞点钱。图片来源/两湖法治公众号

  上述文章还附上派出所所长刘鹏“要钱”录音,及接受异性陪侍、吃请等照片。此文点击量不到6小时就突破10万+,但目前已无法打开。

  “最初开价是5000万,后来慢慢谈到2000万,由于公司经营困难等原因,我们没有拿出这个钱,案子被移送到检察院。”10日晚间,远成公司诉讼代表人杜琼向上游新闻(报料微信号:shangyounews)记者证实,上述公众号文章确系该公司所发,这些录音是多人分多次录制的。

  “退钱免灾是古谚,录音是断章取义。每个人站的角度不一样,我是基于信任,这些是开导他们的话。”涉事民警刘鹏对上游新闻记者说,他目前已不是派出所所长了,已将相关情况报告给了单位领导以及纪委。

  10月11日12时许,张家界市公安局发布通告称,对网民反映的办案民警违纪违规问题,联合调查组正在开展调查,一经查实,将依纪依规严肃处理。

▲武汉远成公司自去年7月案发后,停业至今,早已人去楼空。图片来源/远成公司

  涉案公司控告:警方要价从5000万一路降到800万

  据武汉远成公司员工、诉讼代表人杜琼回忆,2019年7月5日,湖南慈利县公安局民警以配合调查为名,将两名员工跨省从武汉带走。

  杜琼说,人被抓走后不久,公司两名法律顾问和公司老板的好友罗小平前往慈利,带着相关材料向办案民警陈述案情。

  “第一次,鲤鱼桥派出所所长刘鹏和指导员涂绍吾,直接开价5000万,并表示只要拿钱,即可撤案。”杜琼说,由于远成公司拿不出这么一大笔钱,后来慈利公安不断降价。到2019年9月底,价格变成了2700万;到2019年10月,这个数字变成了2000万。

  “两湖法治”公众号文章还提到,再后来(慈利公安)又把金额降到1500万;见公司还是没动静,不久又主动把金额降到1000万。2020年6月12日,远成公司律师与派出所指导员涂绍吾电话联系时,对方明确说:我们不是想搞人,我们只是想把那800万盘了(即吞下、吃掉)。律师称,当时慈利县公安局冻结了武汉远成公司680万财产,外加75万取保候审保证金。

 

▲录制于慈利县鲤鱼桥派出所所长刘鹏办公室的录音显示,刘鹏说,办案初衷就是想搞点钱。图片来源/录音视频截图

  到所长办公室录音取证:办案初衷就是想搞点钱

  “我们带着申诉书等材料,能够证明我们产品是合法的文件,多次找到刘鹏他们,但他们都没有仔细看过。”杜琼说,万般无奈的情况下,他们想到了录音取证。

  杜琼提到,他们分多次录制了时任鲤鱼桥派出所所长刘鹏、指导员涂绍吾的谈话录音,这些录音是由她和罗小平、公司实际老板的女儿叶思在刘鹏办公室录制的。“其中,谈钱最明显的是今年1月3日、5月12日、6月16日这3段录音。”

  “实际上,我办这个案子的初衷,就是想搞点钱。”“谈钱是最好摆平的,我的胃口也不大。”叶思向记者提供的一段今年5月12日在鲤鱼桥派出所所长刘鹏办公室录制的录音中,刘鹏说,“我们每次办这种案子都是这样搞的,(让)你感觉到危险以后就谈钱。”

  上游新闻记者注意到,这段录音中,出现了多处“谈价”内容。

  在罗小平的印象里,有一次在刘鹏办公室,刘鹏用食指和拇指比划出一个数钱的动作,对他说:“罗总,我们就是要搞点这儿,你懂的。”

  武汉远成公司利用公众号文章,除了控告慈利公安以“交钱就撤案”为由向其公司索要钱财外,还贴出了“刘鹏赴武汉调查期间接受异性有偿陪侍”的图片。图片中,在一处类似街头大排档的餐馆,刘鹏端坐中央,左右两边各有一名美女作陪。

  “刘鹏他们好像来了三四个人,听说是罗总的朋友,吃玩都是我来安排的。他们住了2天,一共花费了5000元以上。”负责接待刘鹏一行的向先生说,当天晚上在武汉吉庆街吃夜宵,请了3位女孩作陪,每人800元。

 

▲武汉远成公司利用网络控告张家界慈利县公安局鲤鱼桥派出所所长刘鹏,在武汉办案期间接受异性陪侍。图片来源/两湖法治公众号

  涉事民警:退财免灾是古谚,这是开导的话

  10日晚间,针对武汉远成公司利用公众号文章的控告,上游新闻记者联系上了涉事民警刘鹏。

  针对网络文章提到的“要钱”录音及所谓“异性陪侍”照片,刘鹏说,这与一个叫罗小平的人有关,他与自己多次见面,常以“老乡”相称,又与涉案公司的实际控制人叶传发有私交。

  “当初这个案子比较大,公安部指定(张家界)管辖办理时,我们市县两级公安局高度重视,成立了专案组,局长任组长、副局长为副组长。”刘鹏说,因为之前他们办理了同乐公司(谐音)的案子,牵涉到武汉远成公司下属员工祝帅,还牵涉到11个省市。”在办理跨省市案子时,他就作为原办案单位的负责人,在专案组里面负责后勤保障工作。

  “2019年下半年,当时黄石岗公安分局、武汉市禁毒支队都在办这个案子,担任专案组的副组长没时间,逼着我去协调。不过因为身份不对等原因,先后前往两家单位协调,不过工作并不顺利。”刘鹏说,到了晚上,他就联系了经常到自己办公室的罗小平。

  刘鹏说,罗小平自称他媳妇是龙山还是永顺的,每次过来都称“老乡老乡”,问案件情况,“我都说我做不得主,这个由专案组负责。这样前后有十多次交往,搞成熟人了。很熟很熟了,就联系了。”

  “当时是刘鹏主动联系了我,恰巧我在香港出差,就安排我们公司员工还有远成公司的人,一起接待了他们。”罗小平说。

  负责接待工作的向先生说,刘鹏一行在武汉住了两晚,第一晚住在武汉威斯汀酒店,江景房,1200元/晚。第二天他们说太贵了,就住进维也纳酒店。住宿费用是他们自己掏的,开了发票。

  针对异性陪侍的照片,刘鹏说,那条街有可以点歌的(女孩),“都是老乡,那就来嘛,5元/首还是多少来着。“点歌的时候,我们发现有人在拍照,觉得影响不好,就制止了这个事,当时对方说好玩呢好玩呢。当时拍照没意识到,到今天发出来才知道是‘中了圈套’”。

  “网上的剪辑录音我听了,是他们老是要找我,我说关人放人我没这个资格,处理哪个人都没这个资格。他说我们又找不到熟人呐,你是专案组成员,现在又搞成熟人了。”刘鹏说,搞成熟人之后,就说开了,“老叶(远成公司实际控制人)也困难啊,你困难还是要面对一下噻。搞得搞不得,该找律师该怎么办怎么办,这样我同情他不?他就诱导我讲一些话。你已经犯罪了,依法该交钱的要交钱咯,是这样子。”

 

▲涉案的武汉远成公司获得过多项荣誉。图片来源/两湖法治公众号

  刘鹏证实,那些录音的发生地,确实都是在其办公室里。目前他已经没有当派出所所长了,“从20多岁搞到48岁,每天这个案子那个案子,一年要关三四百人,精神上也崩溃了。”“我们是人老心慈嘛。有时候同情别人,别人抓辫子,断章取义的事情很多,现在我头都是大的。”

  “现在社会上这些人呐,真的就想不清楚。”刘鹏感叹,“时间长了,困难多了,你同情他,你总得面对嘛,我说你困难你该花钱就花钱啊。退财免灾是古谚,我说的是开导的话。所以,断章取义后搞成那个样子(指要钱录音)。”

  刘鹏说,网文披露要钱录音、异性陪侍这事,自己已向局里主要领导、纪委都报告了,“纪委来查,我有什么事情,我都负责。事情已经发生了,办案组民警问我怎么办?我实事求是嘛,该受到怎样的处理就怎样处理。”

  10日晚间,上游新闻记者致电慈利县鲤鱼桥派出所指导员涂绍吾,对方未接听。

 

▲武汉远成公司自去年7月案发后,人去楼空。图片来源/远成公司

  涉事公司停业:数亿货物结块丢掉近千员工失业

  工商信息显示,武汉远成公司成立于2009年,从事香料、化工产品等研发及批零兼营业务,法定代表人为胡新华。

  记者了解到,2020年1月10日,慈利县公安局侦查终结,以被告单位武汉远成共创科技有限公司、被告人胡新华、陈茜、段茂慧、张峰、陈静涉嫌非法经营罪,向慈利县检察院移送审查起诉。在审查起诉阶段,该案经2次退回补侦、3次延长审查起诉期限,于2020年7月24日,慈利县人民检察院将此案向慈利县人民法院提起公诉,目前慈利县人民法院已经立案。

 

▲2020年7月24日,慈利县检察院以涉嫌非法经营罪,将此案向慈利县法院提起公诉,目前法院已经立案。图片来源/受访者供图

  起诉书显示,慈利县检察院经审查查明,2009年至案发,武汉远成公司实际控制人叶传发伙同被告人胡新华、陈茜、段茂慧、陈静等人在全国各地成立多家公司,负责对远成公司的产品进行销售。2016年至2019年,远成公司在未取得《药品经营许可证》的情况下,安排张峰、张静等人采购具有壮阳功效的他达拉非、枸橼酸西地那非,并安排陈茜、段茂慧、陈静、罗蓉军(已判决)等人在全国各地销售。经张家界市场局鉴定:他达那非、枸橼酸西地那非均为原料药。

  检察机关指控,被告人胡新华明知单位从事违法犯罪活动,依然纵容、放任公司及员工继续实施违法犯罪活动;被告人张峰、陈茜、段茂慧、陈静明知其任职公司未取得《药品经营许可证》,依然根据公司及叶传发的安排,采购或销售他达拉非、枸橼酸西地那非等产品。同时,陈茜、段茂慧、陈静、罗蓉军等人还利用网络对他达拉非、枸橼酸西地那非为原料进行广告宣传。

  上游新闻记者注意到,公诉机关指控上述被告单位及被告人的犯罪金额共有7笔,其中两笔采购金额2812500元和6368210美元,剩下5笔为销售金额,累计获利约302.65万元。

  “这2个产品有壮阳作用,也有强烈消毒剂的作用,我们只卖给企业不卖给个人。”武汉远成公司大股东叶思说。

  “远成公司不生产产品,是贸易公司,这些产品公司方面是作为化工原料销售的。”武汉远成公司辩护律师马耀东介绍,目前,慈利县检察院已经将案件起诉至法院,法院已经立案,但还没有收到法院正式的立案文书。

  “这个案子一个关键点是慈利公检法没有管辖权,我们要求法院退案给检察院,检察院应该做撤销案件处理。”马耀东说。

  叶思说,自去年7月案发至今,远成公司价值约2.7亿货物因过期结块丢掉。公司目前已停业,人去楼空,很多货堆在物流公司滞留。还有很多客户付了钱公司无法发货,以及公司付了钱供应商没发货,从而产生了一系列合同纠纷。公司近千员工处于失业状态,目前已牵扯进30多起劳动仲裁案件。“如果此案不能快速解决,麻烦事还有一箩筐。”

 

▲10月11日12时许,张家界市公安局发布通告称,对网民反映的办案民警违纪违规问题,一经查实,依纪依规严肃处理。图片来源/张家界公安局

  张家界警方:严肃处理办案民警违纪违规问题

  10月11日12时许,张家界市公安局发布通告称,近日,有网民反映张家界市慈利县公安局侦办一起非法经营案件中的问题。张家界市公安局高度重视,迅速与驻局纪检监察组成立联合调查组,赴慈利县开展调查。

  经查,2018年11月,慈利县公安局立案侦办了祝某等人生产销售有毒有害食品案件。该案由上级公安机关指定管辖,主犯祝某系武汉远成共创科技有限公司(以下简称远成公司)工作人员,侦办过程中发现远成公司及该公司其他人员涉嫌非法经营犯罪,公安机关依法立案侦查。目前,公安机关已对远成公司及其相关人员涉嫌非法经营犯罪案件侦查终结,慈利县检察院于2020年7月24日提起公诉,慈利县人民法院已受理。

  对网民反映的办案民警违纪违规问题,联合调查组正在开展调查,一经查实,依纪依规严肃处理。

  上游新闻记者 肖鹏

中国法制传媒网摘编亓淦玉

点击查看更多评论>>发表感言:
验证码,看不清楚请点击更换。